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被骗东莞“网络销售”传销魔窟 受害者叙述20天惊魂日子

2015-12-08 01:48 出处:网络整理 作者:南方站长网  人气: 评论(0

\

  断绝成员与外界的联系,天天进行千篇一律的洗脑,是传销组织的两大手段。资料图片


    今年3月1日,来自贵州省大方县的古荣被大学同学骗到东莞。在随后的20天时间里,他陷入传销组织并失去人身自由。每晚9时睡觉时间一到,房间里就陷入一片寂静,他就在这片可怕的寂静里想法逃跑。

    3月9日,古荣骗来前同事2000元,取得传销“上级”的初步信任。他一面假装老实听话,一面探寻传销窝点位置。3月19日,古荣借给姑姑发结婚祝福短信之机,发出报警短信。次日凌晨,短信转发至在东莞工作的舅舅手机里。
    3月20日,东城派出所敲开位于东城主山一处出租屋两扇加上了6把锁的铁门,古荣获救。
    两天之后,古荣在长安某医院向记者讲述身在“魔窟”的这20天。
    我叫古荣,贵州省大方县人,在江西上的大学,2007年毕业后到福建一家火电厂上班,每个月工资有2000多元,日子还过得去,但火电厂的工作太单调。今年春节前,我大学一位姓张的同学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跳槽到东莞工作,给公司推销产品,工资高,工作也舒服。过了几天,他给我发来东莞某电器公司的职位表,我上网查询,发现确有此公司。在电话里,该同学说具体工资可以面议。
    我早打算换新的工作,填表前我想,这名同学读大学时表现很优秀,还跟我是哥们,应该不会骗我。2009年2月28日,我下定决心辞掉火电厂的工作,到东莞闯一闯。

    ■3月1日
    骗入“狼穴”

    房间里走出一位年轻人,开门见山地说:“你被骗了,你现在没有工作了,你现在面对的是传销。”我当时脑袋轰的一下,想不到自己遇上了传销。我转身想走,两名男子拉住我。我知道打不过他们,而且门窗关得很牢,两道门就锁着6把锁,根本出不去。
    3月1日,我独自乘火车来到东莞东火车站,再转车到东莞汽车总站。姓张的同学和一名自称是其同事的女孩子把我接走。
    天黑时,我们来到一幢出租楼前,我还没来得及了解周围环境,就被带上出租楼上一个房间里,随后的10天里,我花了不少劲才偷偷了解到这个窝点的具体地址。
    进门的那一刻,我立即感到不对劲,三室一厅的出租房里放着许多鞋子,客厅里却只坐着4个人。一进门,陪同的女同事借走我的手机,说要打游戏消磨时间(其实是把张同学跟我联系的电话、短信记录统统删掉)。张同学把我带到后,跟客厅里4个人说了几句话,转身和那名女同事走了。在被困的20天里,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仅有的一次联系是3月12日,他用小灵通打电话给我,问我适应了没有,我简单回答他还好。
    客厅里的4个人开始跟我聊天。聊了几句,从房间里走出一位年轻人,开门见山地说:“你被骗了,你现在没有工作了,你现在面对的是传销。”我当时脑袋轰地一下,想不到自己遇上了传销。我转身想走,两名男子拉住我。我知道打不过他们,而且门窗关得很牢,两道门就锁着6把锁,根本出不去。
    这时,客厅里的4个人作自我介绍,一人自称是“这个家的家长”,其他三人是传销组织的“主任”。一个“主任”拿走我的随身物品,锁进他们睡觉的房间里。(据了解,所谓“家长”是传销窝点中负责日常生活的管理者;“主任”是窝点的业务负责人。)
    另一个“主任”接着开导我:“你已经被骗了,我们这里没有产品推销。你只要把亲戚朋友介绍进来,交了组织费,你每个月就有几千块钱工资。如果干得好,不用半年就能赚上100万元。”
    一个房间开了门,从里面走出9名男子和2名女子,后来我了解到,他们都是全国各地高校07、08或者09届大学生,全都是被传销组织骗来的,有的人已经很热衷于发展下家了。他们向我点头问好,我才明白屋里为什么有许多鞋子。
    自称“家长”的人把我领入睡觉的房间,加上我10个男的打地铺睡一间房,2名女的睡另一间房。“家长”对我介绍“家”的规则是:新人不能随意走动,更不能靠近门窗边。房间所有窗户都贴上玻璃纸,窗户密不透风。后来我们在屋里高声唱歌,从来没引起楼下租客的注意。

    ■3月9日
    找到方向

    “主任”把骗钱的理由写在纸上,让我对着念,意思是说家里在盖房子缺钱用。3月9日,我交了3800元,取得了“主任”的初步信任,他们才允许我靠近窗边,甚至到阳台上晾衣服。
    从3月2日开始,传销组织就严密安排时间给我洗脑。“主任”每天安排其他传销窝点的、已被成功洗脑的“老师”(其他传销窝点的老成员)给我单独讲课,除了听课外,还要求我每天至少给3名亲朋好友打电话,以求发展成为我的下家。
    刚进去几天时,我亲眼见到一名老成员要离开,“主任”对他软硬兼施。“主任”说:“你要走也可以,首先要把课程了解清楚。如果你了解清楚了,你就不会再说要走。如果你还说要走,那你就是还没了解清楚。”软的说不动,就来硬的,3个“主任”堵住他,威胁要打人,他想走但是无路可走。我不敢附和要走,盘算着静观其变。
    洗脑中有一个规矩:老成员要给新成员写“思想汇报”。这跟打小报告没有区别,自己的“思想汇报”是别人操刀的,意图就是要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
    两天后,“主任”要我交3800元“组织费”,他说3800元是贵了,但是只有这样,成员才会有动力去骗回来。我来东莞时只带1800元,于是“主任”就让我向家人和朋友骗钱。老成员说,交了3800元,才能保证有基本的权利。我向家里要不到钱,从以前福建火电厂的4个同事处骗了2000元。
    “主任”把骗钱的理由写在纸上,让我对着念,意思是说家里在盖房子缺钱用。3月9日,我交了3800元,取得了“主任”的初步信任,他们才允许我靠近窗边,甚至到阳台上晾衣服。
    3月9日下午,我到阳台晾衣服,边晾边找路标。我发现传销窝点马路对面有3个店,一个是“东莞市顺心主山路移动手机店”,一个是“湘水楼菜馆”,还有“海怡沐足阁”。马路边有一盏路灯正好对着阳台。通过与路灯高度的比较,我确定窝点大概在2或3楼。 

    ■3月19日
    短信报警

    我拿着手机,一边假装不知道要写什么祝福内容,一边飞快地输入“东莞市顺心主山路移动手机店,湘水楼菜馆,海怡阁对面的2、3楼”、“报警”,然后将这两条短信发给在贵州老家的妈妈。
    3月17日,又一名女孩子被骗进传销窝点,她是河北一所大学2009届的大学生,被骗进来时还在读大四,骗她的人也是她的好朋友。进来后,她一直闷闷不乐,只喝水,不吃饭。“家长”和“主任”怕女孩出事,调来一名女孩子,陪她同吃同睡,开导她接受现实。
    我被骗入传销组织后,“主任”给我一张东莞手机卡,要我向家里人说已经在东莞找到工作了,家里人不用担心。除了虚报平安外,新电话卡就用来发展下家,打电话时,“主任”在旁边看着,如果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就要被打。
    我给朋友打电话时,随便寒暄一句,就开始背诵起“我在东莞找到工作了……”,说完就挂电话。在这种情况下,我想跟外界联系也是不可能的。
最后,我想出一个办法。
    3月17日,我的手机显示了几个未接电话,“主任”问我是谁打的,我打通后知道是姑姑打来的,她不久就要结婚了,妈妈对我东莞工作的事情起了疑心,想让我回家参加姑姑的婚礼。家我是回不了了,但是觉得报警的机会来了,于是央求“主任”,说姑姑快要结婚了,姑姑平时对我特别好,我想给她发一条祝福短信。
    央求了两天后,3月19日中午,“主任”答应了。我拿着手机,一边假装不知道要写什么祝福内容,一边飞快地输入“东莞市顺心主山路移动手机店,湘水楼菜馆,海怡阁对面的2、3楼”、“报警”,然后将这两条短信发给在贵州老家的妈妈。
    发完两条报警短信后,我才慢吞吞写好祝福短信,给“主任”检查后再发送给姑姑。 

    ■3月20日
    重见天日

    我们正在讲课和交流,突然有人敲门,而且敲得很凶,并声称是警察,“家长”和“主任”特别慌张,立即把行李和手机还到我们手上。
    3月20日13时20分左右,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出事了,还说舅舅要过来救我了。我心里窃喜,却装作莫无其事,回答了一句:“我们在里面,还在上班呢。”过了十几分钟,妹妹又给我打来电话,“主任”疑心重重地站在我旁边听,趁人不注意,我悄声对妹妹说:“我很可能要搬走了。”我当时以为舅舅从贵州老家来救我,所以让他们动作要迅速。因为3月14日,有一名女孩子被骗来窝点,因为人太多了,她和一名四川男孩子一同被转移到其他地方。
    15时左右,我们正在讲课和交流,突然有人敲门,而且敲得很凶,并声称是警察,“家长”和“主任”特别慌张,立即把行李和手机还到我们手上。警察在门外又敲又喊了15分钟,“主任”不准我们说一句话。
    门外安静了一会,舅舅在门外用家乡喊起来:“小荣,你在哪个地方?”所有人直直盯着我,我不敢出声。舅舅喊了5分钟后,我鼓起勇气回答我在里面。
    “你快开门,你妈妈让我来救你出去。”
    “我没有钥匙。”
    “里面再不开门的话,我们让消防员砸开铁门。”警察在外面怒喝。3个“主任”摇了摇头,开了门。
    看到警察冲进门,我激动得哭了,那个河北女孩哭得更厉害。

    【补白】

    古荣的舅舅周文勋和妈妈周红君对营救过程做了补充。
    周红君说:“我收到短信后,联想儿子到了东莞后的异常,心里越想越怕。3月2日,儿子给我报平安,接下来几天又打电话来要钱,而且还问我亲戚的电话号码,打他手机经常没人接。”3月20日凌晨3点钟,周红君把两条短信转发给周文勋。
    周文勋说:“收到短信时我正在值夜班,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我给堂姐打了电话,经过推测,外甥极有可能被传销组织控制了。”周文勋是一名退伍军人,在东莞大街上亲手抓过好几个小偷。
    周文勋说:“当天下午1点钟,我和妻子打车到东城主山海怡阁。我发现马路上只有一盏路灯对着出租屋。确定了位置后,我和妻子假装找房子租上了出租楼,出租房都紧锁着门,我不确定小荣是否还在里面,于是让堂姐打电话去探一探。确定人还在出租屋里,我们立即打车到东城公安分局,公安分局指引我们到东城派出所报案。”
    周红君说:“13时20分左右,堂弟让给小荣打了电话,我不放心,又让女儿给他打了两次电话,女儿说哥哥在电话里突然放低声音说要搬走了。我很害怕,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堂弟。”
    周文勋说:“要是小荣被转移走,要想再探到具体地址就难上加难了。我把情况告诉警察,派出所3名警察很重视,立即想出营救方案,警察和我先到现场探明窝点,随后再派治安员封锁现场,以免打草惊蛇。”
    下午3时15分左右,周文勋和警察来到出租楼。但是没有发现2、3楼有可疑房间,警察找来出租楼的保安,保安立即反应过来,称楼上的一间房间天天有陌生入进出,但是不清楚里面的人在搞什么鬼。于是保安把警察带上4楼的可疑房间。

    ■3月22日
    劫后惊魂

    在传销窝点里呆了几天后,我突然恨不起骗我到东莞的大学同学来,我觉得他很可怜,也许他还挣扎在发展下家的痛苦中;也许他的良心早就泯灭,并以此为荣;也许他受到赏识,很快会被提升;有太多的也许了……
    下午5点钟左右,我和舅舅走出派出所。看着城市里华灯初上,呼吸着真正自由的空气,我精神还有点恍恍惚惚。这20天像坐监狱一样,回到舅舅家后整个人有点崩溃,在传销窝点里,我天天要打起精神,防止自己被洗脑,还要想法子逃出来。
    舅舅问我是不是关得久了,不适应与人相处。因为在传销窝点里,成员之间不允许私下聊天,也不允许高声说话。我说这像做了一场梦,骗进去前我不相信传销,在里面也反复提醒自己绝不能被洗脑。被关起来与外界断绝联系、一个又一个陌生的“老师”洗脑,听多了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幸好我被及时救出,不然的话有可能最终也屈服了。
    在传销窝点里呆了几天后,我突然恨不起骗我到东莞的大学同学来,我觉得他很可怜,也许他还挣扎在发展下家的痛苦中;也许他的良心早就泯灭,并以此为荣;也许他受到赏识,很快会被提升;有太多的也许了……

    ■传销组织洗脑时间表

    古荣反复跟记者说,一名正常人被成功洗脑为传销业务员的两个最重要因素是:断绝与外界联系,和天天千篇一律的洗脑。这是古荣告诉记者的传销组织培训作息时间表。
    起床
    每天早上6:00,成员要准时起床,轮流上厕所,每人洗脸时间不得超过3分钟,否则“主任”就要敲门,问你是不是在厕所里面搞鬼。
    用餐
    洗刷完毕后一直到6:30分是用餐时间,每人早餐只能喝两小碗稀饭,没有干饭或者面包吃,而且不许吃多。午餐和晚餐的饭菜要丰富一点,但是用餐前要唱歌。
    唱歌
    歌曲是改编来的,套用通俗易懂的曲子,传销团伙自己填词。不只用餐时要唱歌,交流休息时也要唱歌,最常唱的是《感恩的心》《父亲母亲》,讲课“老师”让成员唱完这些煽情歌曲后,要成员心里要默默想念双亲的恩情,然后再发誓要好好挣钱报答家人。
    写计划
    早餐过后,6:30至7:00,“家长”和“主任”要求成员写计划,内容是这一天里我要学习到什么内容,或者我要挣到多少钱,或者拉到几个下家。晚上,成员要重温计划书,以修正当天的不足。
    交流
    7:00至9:00是“家长”讲话,内容一般是给老成员分配任务,调节气氛。9:00至10:00,则是新老成员之间进行交流,一般是老成员主动和新成员聊天,交流内容涉及一些社会当前热点问题。
    讲课
    10:00至11:00是“老师”讲课时间。这些“老师”是其他窝点已被成功洗脑的“业务员”,选择其他窝点的“老师”的原因是越多陌生人重复同样内容,越容易让新成员信以为真。讲课内容都是怎么赚钱,传销团伙的伎俩说白了就是发展下家,骗你的亲朋好友入伙成为你的下家,用下家的钱来养上家。
    游戏
    课间休息时,“老师”让新老成员一起玩游戏,有时玩成语接龙,有时玩知识抢答。
    午睡
    12:00至14:00是午睡时间,午睡时不许说话。
    打电话
    14:00至19:00是发展下家的时间,所有新成员要把亲朋好友的电话抄出来,每人每天至少要打3个电话。主任会要求新成员按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同事的顺序,把他们的电话号码抄下来,然后打电话:“我在东莞找到工作了,工作内容是推销保健产品,工资很高,每个月有7000至8000元,而且工作还比较轻松……”
    洗衣服
    洗衣服的时间也是有限制的,每人不得超过15分钟,否则也会受到质问和喝骂。为了防止新成员趁晾衣服喊救命,新成员洗好的衣服由老成员拿出去晾干。
    睡觉
    21:00所有成员要准时睡觉,睡觉不许说话。睡觉时,如果新成员情绪有波动,其他老成员会安慰他,让他调整情绪,接受现实。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传销受害者经历-反传统行业内幕:我被骗湖南湘潭“连锁销售”的
  • 下一篇:从东胜到北海——一位传销人员讲述被骗经历
  • 相关文章

    弟弟误入传销组织 哥哥从广东赶 东莞传销虎口脱险记

    东莞:准大学生 梦碎传销“黑洞 东莞:男子被骗陷传销窝 遭囚虐4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在线咨询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3-2014 www.zgtzyg.org 特种义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