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株洲传销和反传销 20平方公里的持久战

2015-12-01 21:37 出处:网络整理 作者:南方站长网  人气: 评论(0

  辖区面积20平方公里的株洲石峰区清水塘地区,在过去8年间传销与反传销的新闻不断。这片弹丸之地上传销分子小隐于野的存在,经营多年的盘根错节,驱而不散的反弹反复,犹如底层传销组织一个纹理清晰的切片,演绎着偏处一隅的持久战。继退伍侦察兵寻找女友、暗查传销30日报道后,本报记者进一步深入采访,希望触碰传销更深层次的存在根本。   

  

  

  法制周报记者戴志杰  文/图

  

  

  赵杰在传销头目的手机里发现的窝点信息,圆圈疑为窝点地址定位,各圆圈可以拉大至具体位置。其中天元区4个,荷塘区5个,石峰区集中在清水塘地区的有16个。其中部分窝点已被端,其他资料信息已转交有关部门,但历时已一月尚无下文

  

  

  夜幕下的株洲石峰区清石广场秋风习习,人头攒动。光影闪烁中,附近株冶、株化的不少职工家属在此信步休闲,一家人同行、嬉戏的画面颇为温暖。三三两两的外地人,很容易融入他们露天的业余生活,只是其中一些人四探的眼神,陪人的小心样,会透出些许别扭。因为他们的“家”,是另外一个世界。

  

  传销人员把出租屋也叫做家。这些窝点平常很少人注意,注意到了也不一定就会怀疑,怀疑了也不一定就会举报,除非有人找上门来。前来找人的东北小伙赵杰曾在一栋楼里就发现了4个窝点。一个多月前,也正是在广场上的药房边,他们找到了一个江苏家长的儿子,当时正被两人“陪”着。

  

  在清水塘这个株洲北大门的城郊结合地,传销窝点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地盘踞了多年。在北海、南宁、贺兰等传销据点相继被清理之后,大小若干传销组织正以这样化整为零的形式蛰伏在城市的缝隙、边缘地带开枝散叶。

  

  小社会里的两个世界

  

  深居简出的“蚂蚁窝”,将自成一体的小区社会撕裂成两个平行世界,一边是每日上下班的人群过着平常日子,一边是每日上下课的传销人员,吃着白菜大锅面,却做着一朝暴富的梦。

  

  位于株洲市北大门的清水塘街道,辖区面积20平方公里,辖7个社区居委会、4个村,是株冶、株化、湘氮等几个大厂矿社区自成一体的小社会。传销在其中安“家”, 最早有公开媒体可查的是在2007年,陆续有网友在红网、天涯在线等网站发帖举报该区有传销组织。

  

  “传销吧,我记得九几年的时候厂里刮过一阵风,熟人向熟人推销1299元的有氧运动机,3999元的保健床垫什么的。后来国家禁止传销,就熄火了。现在搞传销的都是外地人。2008年听说死过一个大学生。”清水塘广汇小区居民朱方告诉记者。

  

  2008年11月,外省在校大学生李大辉从清水塘一传销窝点跳窗逃跑时头部受伤,7天后不治身亡。“这事当时闹得挺大,也是在那时传销被认定为是犯罪,开始严厉打击。”老朱说。事后,该案5名主要嫌疑人被警方抓捕。

  

  2009年8月,株洲石峰区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7名传销人员有期徒刑。该案系一位叫张大光的青年身陷传销窝点后,经奋勇反抗逃脱后报警查处。据其中的传销骨干王星供述,他们在威胁张大光时扬言:“我们传销人员在株洲有3万多人,你即使跑出去了,也会马上被我们的人给抓回来的。”

  

  湖南被反传人士称为“南北传销的中转站”,株洲作为三大铁路干线的交通枢纽,难免成了节点。几年来,北方的假天狮和广西北海打着所谓的“资本运作”“连锁销售”名义的传销组织相继流入。清水塘地区毗邻320国道、京珠高速且地处城郊边沿,又有不少腾出来出租的老房子和郊区民房,便成了传销分子的“蚂蚁窝”。

  

  2012年尤为猖獗一时。据湘氮生活一区32栋居民刘华介绍,小区几年前就有传销组织,而且愈演愈烈,“几乎每栋都有传销窝点”,经常能够听到他们唱歌、鼓掌,问他们去干什么,他们都说“在玩”。

  

  家住铁路附近的王敏告诉记者,这些人早上七八点钟出去,晚上五六点钟回来,每次人数在20多到近百人不定。 “他们经常到铁路边‘搞励志’,附近很多居民都被他们搞怕了。” “搞传销的那伙人,经常在夜里拿着蛇皮袋到菜地里偷菜。”

  

  住在34栋一楼的李女士气愤地说,她们6楼就住了传销团伙,因为小区厕所下水道经常被6楼倒的饭菜所堵塞,为此她还特意在4楼张贴了“警告”。

  

  “每当新人来到‘家’里,谁接行李谁搭话,谁在新人放松后找理由‘借’其手机过来,想办法把话费全打完等等,这些都有分工。头几天一定是看得特别紧,想出去散步会有两人带着。”赵杰向记者讲述着这些传销“带朋友”的套路。一个多月前,正是在广场上的药房边,他们找到了一个江苏家长的儿子,当时正被两人“陪”着。

  

  为了长久盘踞,传销窝点如今都有了不得独自外出、不得打扰邻舍等条款严厉的“家法”,如何应对上门者也早有对策。在标榜“做行业”的传销课程和“过家家”式的氛围感染下,吃着白菜大锅面,却被谎言编织的神话鼓噪得弃家不顾,或拖家带口一起坠落。

  

  驱而不散奈之何

  

  传销人员对付执法部门采取的是“麻雀战术,一竿子打过来,他们就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而执法部门用的则是“运动战”,狂飙式的专项行动虽然是一阵风,但终究还是收到了抑制的效果。

  

  株洲石峰区工商局公平交易科科长罗辉元两年多前和清水塘这些传销组织开始交手。他拿出厚厚一摞卷宗给记者一边翻看,一边介绍道:“这块搞传销的主要有两支,去年接到的传销举报有60多起,今年至今下降到10多起,其中七成都有了处理。”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3-2014 www.zgtzyg.org 特种义工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