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父母北海传销愁坏了儿女,网上购买迷yao

2015-10-16 17:18 出处:未知 作者:编辑部  人气: 评论(0

今年八月山西临潼小陈的母亲去广西北海做资本运作去了,交了69800元,父亲非但不阻拦还支持,又随着去了。去了几天,投资后回家了,管理自己家里承包的山林。但是,仍然支持老婆去赚大钱。
小陈急的没办法,和父亲说:那是传销,不能干,让父亲把母亲也叫回来,父亲非但不听还说:“你们几个孩子都去看看,那确实是个发财的好机会,投资的问题,全部由他解决”。
小陈家里三个孩子,他是老大,今年29岁了,几个孩子成家单独过日子了,看老父亲听不进去,还如此坚定。心焦如焚,母亲在广西那边急着催着让去,父亲这边催着让他们赶快过去。十几天了,几个孩子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愁的是坐卧不安,作为老大的小陈找来兄弟姐妹几个人商量对策,想来想去,终于想出个好办法来,购买迷-yao,找个房车,到广西北海后,先把母亲给迷晕了,弄到房车上,然后拉回来,到家也就清醒了。这个方法不能告诉父亲,偷偷的实施,这个建议不错,得到几个兄弟姐妹的连连赞同。
弟兄姐妹几个开始买迷-yao了。跑遍几个药店了,都没买到,情急之下,老二提议到网上去看看,果然第二天,网上发现了有个卖迷-yao的,他们在网上购买了一瓶。迷-yao拿到手,他们要开始实施行动了。忽然,小陈的媳妇发现了我们反传销救助中心的网站说:“看看这个是不是能救助咱们母亲?不妨打电话试试吧!”
老大看到我们的几部电话,皱起眉头,细心思忖了一下说:“迷信点吧,就打这个01081953809 ,这个后面是个9字,也就是说“救”。
本着试试看的态度,拨通了我们的电话,我接了这个电话知道情况后,决定千万西安的临潼前往救助。
他们到机场把我接进了一个宾馆,六个孩子都来了,我听了上述情况后,真是苦笑不得,难得孩子们这片小心,无奈之下想出来的不得当的措施。几个孩子告诉我不光是老俩传销去了,还拉了一个下线,是我们当地水利局的局长也投资了369800元。听到这个情况后,我如此安排了一番,建议先说服那个局长,然后让局长配合在做他父亲的工作。孩子们同样了,老大小陈带我去了局长的家里。进门后,小陈说我是他家的亲戚。说说广西资本运作的事,局长到是一点不隐讳,实话实说了。我看局长是个爽快人,就开门见山的开始讲资本运作的传销内幕,倒是没费多大劲,局长就完全清醒了,彻底明白了,还表明不怪老陈,因为他也是为我们好,只不过是受蒙蔽而已。局长的开明使得我的工作进展很顺利。
第二天,开始安排说服小陈的老父亲,我们安排在他承包的山林见面。老二开车拉着我,经过几路的盘山才到了这座山的最高峰,那座山满山翠绿,果实累累,初秋季节,好事一片美丽的景观啊,我顾不得欣赏这座美丽的山峰。就开始跟老陈聊天了。聊天中,慢慢介入了广西资本运作的话题,老陈说起这个资本运作,很激动,感慨万千,豪情万丈憧憬着不久就能过上的好日子。
说起老陈一家,经济条件还可以的,山林每年收入三四十万,三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生意,都有房有车。吃喝花都不发愁,可是,这样的条件并不能满足老陈的心理,他想让孩子们过上更好的日子,更得出人头地的生活。
我完全能理解老陈的心,我们在慢慢聊天中,我从五个方面全盘剖析资本运作的实质,政策、形式、模式、制度、现象,把里面的奖金制度分配的陷阱和漏洞给他分析了一遍。我边分析边观察老陈,老陈由开始的激情四溢,到现在的愁苦面容,两大反差,我知道我的劝说是起作用了。我开始安慰老陈,老陈毕竟这么大年纪阅历经验都不少,心理素质也不低,最后表明,坚决不去了。这个事不能干。可是,老婆和他的弟弟还在广西北海做传销,怎样才能把他们说服回来呢?我告诉老陈说:“您别犯愁,我来帮助你。”老陈听我说肯帮助他,脸色又微微的泛起了点笑容,他说:“您先别走,我把老婆骗回来,你来帮忙说服她,我答应了。”
第二天下午,老陈的老婆老王从广西北海飞回临潼。路途的辛劳,先让她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开始对老王做说服工作了,这次工作是在她家里做的,开始,老陈的老婆并不认可我说的,可是,老陈已经成了我的搭档了,我们两个人的力量说服一个人还是富富有余的。在我和老陈一番的说服下,老王也认可了这个是传销,实在是不能干,表示也不再去了,可是,传销窝里还有自己的弟弟呀……
按照同样的方法,老王骗他弟弟回家,老王的弟弟,四十多岁,是个脾气比较倔的人,文化程度不高,平时喜欢杀杀打打。在某个单位上班,因为点小事,能把总经理的老板桌用刀给劈了。就这样一个人,姐姐也发愁怎么说服这样一个混蛋的弟弟,一番电话打过之后,弟弟就是不回来,还说姐姐是因为别人给教唆了。怀疑有人说了些什么,使得她反差了。
弟弟怀疑姐姐,就是不回来,不救弟弟,姐姐舍不得,救吧,弟弟这样的倔强。愁的老两口没办法。最后决定让我同他们同去北海,我来了已经一周了,家里电话催的很紧,一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吴老先生,今年71岁了,刚从美国回来没多少天,因为儿子误入传销失踪好久,让我帮着找儿子,已经在北京等我三天了,可是,我这里的事完不了,我开始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坐卧不安……唉!
没办法,只能让吴老先生先等等吧。我同老陈两口第二天飞往广西北海。来到北海这个美丽的传销天堂,晚上我见到了老王的弟弟,我们开始介入主题,老王的弟弟很是抵触,指着鼻子说我:“看来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个行业,你是胡乱说的,我们这里的人都对我很好,我看到不少的人都成功了,赚了很多钱。”我没有在乎这个粗鲁汉子的无礼之举,继续耐心的给他说明传销内幕,给他算传销里的奖金分配制度的陷阱。听着听着,他脸色开始变化了,开始时候的那种嚣张气焰开始灭火了。突然,他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又指着鼻子说我:“你什么都懂,你懂得太多了!就是来消极我的。”他姐夫姐姐也在一边跟他讲:我们都是老百姓,来了是挣钱来的,违法的事不能干,不挣钱的事不能干。一番说服后,他开始转变了,说:“那我找他们要钱去!不能干,不干了。”
话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了,我们都又累又困够呛了,顺便就睡下了,第二天早上我起床后,发现老王的弟弟早已走了,听听姐姐说跟人家要钱去了,可是,很反感我这个外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3-2014 www.zgtzyg.org 特种义工网 版权所有